中国新闻视线网,用百姓的眼光看新闻!做中国新闻网站之标杆!

中国狗万 真人娱乐_狗万滚球怎么玩_狗万经常登不上去网

你现在的位置:主页 > 艺术 > 文章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中国新闻视线网小编 发布时间:2019-09-23 06:00

  “中国版大地艺术节”落户桐庐

  2019年5月31日,一个艺术圈的好消息振奋人心。首届桐庐大地艺术节将于2020年秋天开幕。提到载誉全球的日本越后妻有大地艺术节,艺术圈几乎无人不晓。由着名艺术策展大师北川富朗发起的这场根植于乡土的艺术节,成为世界范围内探索艺术振兴乡村的权威范本。

  即将发生于桐庐的大地艺术节,将呈现北川富朗在中国乡村进行艺术探索的首个项目。它会在20多个乡村场所,实施60余个艺术项目,保持合适比重的国际艺术家参与,同时注重中国艺术家,尤其是年轻人的参与。继多年打造民宿集群生态的优秀经验,桐庐再次出发,致力于若干年后呈现中国最美的艺术乡村。

  越后妻有大地艺术节和濑户内国际艺术节,都是北川富朗的“孩子”。在地域型艺术节理念的带领下,助国际优秀艺术家的力量,使由于人口减少、老龄化,以及资源向城市过度集中导致地区衰退的农村、渔村和离岛地区再获新生,是北川富朗的初衷。如何以艺术为契机、为方法、为动力,恢复地区活力,挖掘地区价值,展开乡土建设,也是时代交给人们的命题。

  瀚和文化联合创始人、大地艺术节中国项目策划负责人何海洋,2019年8月月底,刚刚从北川富朗主办的“濑户内亚洲论坛”回来,更加深有感触。他认为,北川富朗之所以成为国际艺术界首屈一指的大师,和他的胸襟和远见是分不开的。他愿意打开大门,分享方法,传播经验,让所有人都来参与和尝试这种乡村振兴的方式。北川富朗模式的核心,不光在于艺术走入乡村的表达,更多在于它的出发点和对人、对自然、对土地的人文关怀。

  从人出发,关怀土地

  在中国,乡村建设是一项长期工作,需要情怀,更需要务实,尤其需要有效的商业模式转化,才可以保持其可持续性,“北川富朗模式”无疑提供了良好的范本。

  北川富朗在出席桐庐发布会时,说了这样一句话:“自古以来,艺术都诞生在那些面临问题的地方,参加艺术节的艺术家们也都有一种共同的特质,就是将他人的困难视为自己的问题。”

  看过北川富朗日本大岛项目的人,心情都会难以平复。这里曾是麻风病人的隔离所,历史悲剧的发生地。1933年的春天,年轻的麻风病人们在大岛的北山自行开辟了一条1.5公里的步道,东西两条路都通向大海。如今这条山路遍布竹林,零星点缀着白色石块状的艺术品,村庄逐渐有了生机和活力。现在,岛上还生活着50多位一辈子走不出岛的病人。有人如此评价:艺术作品在这里已经超越了艺术本身,不再仅仅是现实的发声者、表达者,已经升华为现实问题的解决者。

  人们不得不佩服北川富朗在促进日本乡村振兴中的远见。2015年第五届艺术节期间,50天的参观人数达到510690人,平均每天一万人,而当地人口总数只有七万人。为保证每天一万人的居住、饮食、交通、安全、购物需求,设计合理舒适的参观动线和营造彼此尊重的交流环境,在多年的摸索中,艺术节已形成了一套完善的服务体系。这背后是以艺术节为核心、政府部门提供支持、产业提供服务、众人参与其中的共赢组合。每一届艺术节可以为日本新泻县创造大约数十亿至数百亿日元的经济效益。

  在何海洋看来,大地艺术节在中国落地,也需遵循中国国情。在各方发起的共创联盟里,以政府为主导,艺术策展团队和艺术家为核心,同时还集结了相当一批各行各业,拥有服务乡村能力的机构、企业以及业态模式,甚至还包括乡创就业辅导、培训机构、农业产业资源、文创旅游资源等等。起初,它以理想和情怀驱动,最终则需要整合各方资源,实现艺术乡建的永续性。因此,艺术节不再只是一个艺术节,也成为解决人与自然关系以及实现乡村振兴的一种手段。

  Qa 生活周刊×何海洋

  Q:这种艺术生态样本会达到什么样的效果?

  A:我觉得第一点,它能够帮助地方政府以及当地的人重新发掘家乡土地的价值。艺术节是载体,最大的驱动力来自文化,来自艺术家、策展人提供的创意价值。好的艺术家,在参与乡土在地性的创作中,会有深刻的洞察力,通过艺术家的影响力从而带动乡村的品牌价值。而另一方面,它也能让当地人增强对乡土的自信心,更热爱自己的故土,甚至让很多去往大城市打拼的人,再次返乡,参与家乡振兴。目前中国很多乡村都面临着空心化的问题,通过艺术节将人流引回乡村,促进当地就业,带动乡土发展,才能从产业结构、经济结构上振兴乡土。例如,在日本越后妻有艺术节有一个作品,就是以一个空置的民居为主题的,叫作《为了那些失去的窗户》,由于当地人口老龄化、空置化,一整栋民居的窗户都不再亮起,每个窗户就是每户人家生命的信号灯,这是最触目惊心的表现。艺术家构建的社会思考,让更多人来关注当地的人口老龄化问题,关注空心村的话题。而中国国情和日本还不太一样,艺术节还有很长的本土化之路要走。它需要面临一种全新的模式设定,桐庐便是这种模式的初次探索,具有样本意义。北川富朗模式的方法论相同,但在中国需要面临和解决的问题会有差异。不论它能不能成功,这是一个不断试错,不断向前推进的过程。未来若干年,就会形成中国本土的模式。

  Q:艺术节要构建的是一个生态,那么就要考虑它能否生存下去,谁来为此买单?